美容環境因素

關於部落格
記錄生活的點滴,大家多多留言!
  • 5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又是詫異

  正如金總所說,清者自清,濁者自濁,她就不置信她白可馨能將白的說成黑的了,所以不斷她都淡定地聽著。   對于肖容的鎮定,金雅蘭又是詫異又是獵奇,她想,這小丫頭要不是腹黑到極點,便是真的黑暗正大,坦蕩蕩了。   等白可馨說完,她便刻不容緩問肖容道:“剛才你說這事兒與你有關,但可馨說這事就由你惹起,你可有什么話要說?”   肖容這才冷笑了一聲,說道:“白同窗帶著人在我家砸東西時,我也奇異了,心想這人被男冤家甩了怎樣不去找他,來找我作什么?如今我總算是明白了,原來她這人有臆想癥!”   說到這里,她站起身,走到沙發那頭,在卞金玉和白可馨之間的空隙坐了上去,直視著白可馨,問道:“暑假的時分,我是向您推薦:台北皮膚科診所  台北皮膚科推薦  美甲服務 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